傳承自南瀛,飄香至府城,阿公自慢的米香味–麻豆助碗粿(台南中西區)

DSC04631-1.jpg

從小春爸總是跟著自己的爸爸吃東西,可以說春阿公吃甚麼我就吃些甚麼,以前開著大卡車的春阿公總是會知道哪裡有好吃的,如果跟著他出車

就非常期待車趟跑完後他會帶我到哪裡去吃些甚麼,那是20幾年前的事了,春爸還只是一個國小學生,那些味道至今我都還記得

所以現在只要離開台南市區到麻豆或是其他地方去,就會去找找當時的記憶,不管是麻豆圓環邊的碗粿蘭,或是市場裡的碗粿助仔,都是春爸腦海中認知的碗粿味道。

DSC04575-1.jpg

之前在市區經過西門路時,總是會看見”麻豆助&阿喬師”的招牌,但一直沒有停下車來品嚐看看,直到有一次在新天地新光三越講座後實在飢餓難耐,

才終於進來坐下,因為味道一樣,好奇問了美麗的老闆娘:「你們叫麻豆助,跟麻豆市場裡的碗粿助仔是一樣的嗎?」

老闆娘邊收著隔壁桌的碗筷邊回答著:「沒錯,助仔是我阿公,我是第三代」,這答案讓我開心的不得了,因為我終於不用上高速公路才能吃到碗粿了;

縣市雖然合併為一個大台南,但是原本的台南市與台南縣的飲食口味上還是有些許的差異,舊台南市區裡有很多碗粿老店,

但碗粿顏色較深,較為注重肉燥香氣與豬油香味,口味還是比較重的,相對之下,台南縣區的碗粿比較能吃到在萊米的香氣

有時候,好吃與不好吃真的不能概論,只能說是習慣的問題罷了。

DSC04542-1.jpgDSC04544-1.jpg

「炊粿沒師父,常炊就會有」 

後來我變得很常來,也漸漸地與老闆熟識,身為助仔孫婿的楊大哥是個很幽默健談的人,他開始跟我分享故事。

教楊大哥炊粿的人是他的大舅子李永祥,也就是老闆娘的親大哥,當時為了照顧在麻豆的媽媽因而從外地回到台南,但回來之後工作就要重新開始,

也就有了開碗粿店的想法,大舅子跟女婿兩人便說定合作,於是就在西門路找到這家店面,開始了麻豆助仔碗粿的傳承。

DSC04583-1.jpgDSC04601-1.jpg

開店之初,因為楊大哥還不是很熟悉整個作業流程,永祥大哥每天早上從麻豆開30幾公里的車來到西門路開店炊碗粿,幾年下來日復一日,

每天早上準時5點多就到店裡楊大哥笑說:「我大舅子是個不多話但責任感很重的人,唯一遲到的三次都是因為颱風,一次印象最深刻是八八水災,

他開到半路打電話來說我看要開船才到的了。」看他回憶起這一段,依然能感受到他對大舅子的思念。

永祥大哥已經不在了,走的突然,但身為徒弟的他已經把他的功夫學了起來,炊粿需要細膩的感受,天氣、溫度等等因素,都能決定這天炊的碗粿口感。

DSC04604-1.jpg

民國八年由李助先生挑著扁擔在麻豆大街小巷叫賣著自己母親炊的碗粿,在近百年之後,在老府城衍生出另一種方式的傳承,相信他老人家如果知道也會很開心的。

楊大哥喜歡自稱是碗粿楊,幽默的他平時都笑嘻嘻的,三句話不離玩笑,也很會自嘲或講些讓自己工作之餘輕鬆一些的話,但京凌姊似乎已經較為麻痺,

我們有時被楊大哥逗得哈哈笑,京凌姊還是一派冷靜的冰山美人樣坐在一邊做他自己的事,記得有次楊大哥在廚房做蛋酥時,

自己邊哼著歌「蛋酥又何奈….我就是喜歡你~~~」配上他的招牌笑臉,實在很討喜,料理本來就是帶給人笑容的產物,快樂的人做出的料理更讓人能加倍的快樂。


過年前,春爸記得以前春阿嬤都會自己炊粿拜拜,現在春阿嬤不在了~還是很懷念那種具有媽媽味道的菜頭粿

今年麻豆助仔的女兒跟孫女一起找到種在台南的好菜頭,用傳承百年的炊粿技術做成的菜頭粿~讓春爸又嘗到媽媽炊粿的滋味^^ 

DSC05926-1DSC05940-1
15967775_1504139126266905_926837393_o15936921_1487108564651703_5281165587404873526_o
一箱四入 (菜頭粿重量 750g/1個,如上圖一個茄芷袋兩入,所以一箱裡面會有2個可愛茄芷袋裝4盒菜頭粿喔)
本文內容由《阿春仔in台南-台南旅遊攻略》授權使用,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